淘宝代运营-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作者:admin
发布时间:2021-08-26 23:29:09
浏览数:0

这里被称为“中国西南最后的秘境”。

高黎贡山与担当力卡山并肩耸立,独龙江奔腾向南,全国仅约7000人的独龙族,有4000多人聚居在这片峡谷之中。

这里曾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。

苦难、封闭,裹挟于这个古老民族。2014年4月10日,一条长6.68公里的云南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贯通,独龙族人得以摆脱大雪封山和与世隔绝,加速拥抱起现代文明。2018年,独龙族宣告“整族脱贫”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这一切来之不易。

随着交通、互联网、产业等在此交互作用,独龙族人曾经“一起种地、一起打猎”的社会分工快速发生变化,电商也成为潮流。

如今,想在这里拥有小康生活并不难:如果按照去年的收购价,借助现有的快递物流体系,仅种植10亩草果的收成就能达到万元以上。

而在这背后,高黎贡山隧道打通、种草果和快递进村,三者缺一不可。

药材商人消失了

龙王祥曾是茹毛饮血、刀口上过日子的人。

“我们遇到一头熊,站起来比我高出半个身子。”他说。

当时的3个同伴,都是村里极有经验的猎手,深知这种遭遇战千载难逢,且绝对不容失手。龙王祥悄悄地将一支黑色的竹箭搭在弩弓上,那是提前浸过草乌的毒箭,只要命中猎物,一个小时就能毙命。

几乎在弩弓击发的瞬间,8条猎狗同时朝猎物冲了出去,几个猎手则是调头往山下跑,飞奔着离开这片丛林。黑熊中毒后非常狂躁,会对视野内的人发起攻击,“我们不能留在那里,猎狗知道怎么跟着它。”

那天晚上,他们将战利品带回了村。按照以往的习惯,龙王祥会将熊的头骨挂在火塘上方的房梁上,谁家房梁上的头骨多,就证明这家的猎人厉害。但这一次他没有这么做,他将熊骨烧了。

那是全村族人的最后一次狩猎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怒江

怒江流域被纳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猎手们不得不结束茹毛饮血的日子。弩弓和毒箭被收起来,门框上的兽头也被陆续烧掉。乡里的工作人员叮嘱他们,熊是一级保护动物,如果遇上,不能再打了。

追逐猎物,是独龙族猎手与生俱来的天赋,也是生计所在。龙王祥想不通,一代又一代的族人口口相传,猎物是山林的馈赠,怎么突然就不能打了?

早年,县城的药材商人隔一段时间会进山收购,熊掌、麝香都是他们喜欢的宝贝,还有山上的野生药材“重楼、黄精、贝母”,基本构成了独龙族人的全部收入来源。但这一切都成了历史,药材商人也逐渐消失了。

龙王祥有两个儿子,老大龙建生和老二龙志强,一家人住在龙元村,一个距离独龙江乡政府30公里处的小村子,紧挨着汹涌的独龙江。全村29户人家,生活着100多个族人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龙王祥(中)和两个儿子在木屋里

“都是低保户,一般只能吃包谷饭和野菜,大米饭一个月吃一次。”龙志强回忆。

出山的路,太难走咯

命运的转变,从贡山县“老县长”高德荣将办公室搬到独龙江后开始。

他打算试种草果——一种适宜独龙江乡自然环境,且经济价值高、无需开荒的经济作物。不过,当高德荣的第一片草果在独龙江种下时,几乎没人看好。村民宁愿种苞谷和麦子,因为能吃饱肚子。

当高德荣挨家挨户动员到龙元村时,龙王祥同样心里没底。倒是两个儿子兴致很高,他们跟着高德荣去了示范基地学本领,回来时,还领到了免费的草果苗,当年就在自家木楞房背后的陡峭山坡上种了六七亩草果。“或许能成功。”龙志强说。

那一年,草果给龙家兄弟俩带去了三千多块钱的收入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龙家兄弟的草果地

不过,草果的收购价波动频繁。独龙江身居深山,县城的商人不愿进山,进山的商人则极力压价,族人没有太多的话语权。并且,一旦新收获的草果错过了这一次收购,下一次就不知要等到何时。所以只要有人来收,即使价格高低变动一些,村民们也只能将就。

期间,一个年轻人不信邪,从怒江州府来到独龙江乡,开出了当地第一家网店,专门销售一些当地的土特产:草果、土蜂蜜、野生菌子、独龙毯……

但是因为不通物流,没有快递网点,货物需要先找车捎带到80公里外的贡山县城再发货。出山的车并不容易找到,有时候一连好几天都没人出去。即便有车出去,路上也要花上七八个小时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曾经进贡山县的道路

“出山的路,太难走咯!”龙志强说。

高黎贡山每年从10月底开始便会大雪封山,直到来年5月才能迎来通行的条件。一年中,山脉那一侧的独龙江有半年时间几乎处在和外界完全隔离的状态。

开网店的年轻人最终搬回了怒江州府,在那里,他能够接上现代化的物流体系。

但独龙江的6个村庄、约7000个族人地里的农产品,如何才能顺利出山?

阿普生的快递生活

高黎贡山上那条长达6.68公里隧道的打通,让国家邮政局在同年启动的“快递下乡”工程,得以顺畅地触达独龙江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

阿普生成了进出独龙江最频繁的人。他是菜鸟乡村共配点在贡山县的负责人,他将快递网点开到了独龙江乡上。

“理论上说,现在全年365天都能顺畅地进出独龙江,一天内来回。在以前,这很难想象。”阿普生回忆,此前他开着面包车经过高黎贡山海拔3000多米的垭口,十几米厚的积雪堆积成了一堵雪墙,疏通道路的工程机械只能从积雪底下挖出一个雪洞供车子通行,“不敢踩油门,怕动静大了,雪就塌下来给你埋咯。”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独龙江乡上的快递网点

阿普生的快递车不仅送包裹,还兼具带货的功能。车进山时都要装上几箱酒,有时候还会帮乡里的菜市场捎带一些米面粮油。

“我想为人民服务。”他说,这是他从事快递这一行的初心。

放眼整个怒江州,贡山县的快递是最难做的:人口少,货量小,没有硬化公路,紧贴怒江的300多公路都是山路,遇到对头车,都要找位置挪车。

刚做快递时,几乎每个月都处于亏损状态:一个月最低赔四万多,最多的时候赔了七万多,有些乡镇一个月只有五六票业务。一件快递从昆明分拨中心送到用户手里,最快要6天,如果遇上自然灾害,更是遥遥无期。

他曾在半路上遇到泥石流,亲眼目睹面前的几辆车被卷入怒江。侥幸逃生的阿普生在路上被堵了7天,车开不出去,车上的500票快递只能背过去,“脚都陷进去了,山上还不断有泥石流往下冲,肯定害怕呀,但更害怕延误被罚款,必须背过去了。”

物流的通畅,让独龙江的草果再也不用坐等收购商,阿普生的快递车每天都能将新采下的草果快速运往县城的加工厂。在贡山县城,菜鸟还为上行物流中心引入了天猫、淘特等阿里巴巴电商渠道,不但解决了农产品“产、运”问题,还解决了销售问题,形成了“产运销”一体的供应链体系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贡山县菜鸟乡村共配站点

农产品卖得出去,提升了农户种植信心。去年,龙志强家的草果种植地扩展到了20多亩,一年收成将近5000斤,收入两万多元。加上种植羊肚菌和重楼等药材,一家人的年收入将近5万元。

整个独龙江草果种植面积逐渐超过了7万亩,更多特色农产品,重楼、黄精、蜂蜜、羊肚菌等,通过菜鸟的上行物流,实现了从田间地头直达城市消费者的餐桌。

2018年,独龙江乡实现了整族脱贫。

更好的日子

2020年5月,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,“支持电商、快递进农村,拓展农村消费”。2021年,“中央一号文件”再一次聚焦三农,在全面促进农村消费中再次提及农村物流的重要性。

今年3月,阿普生在县城的菜鸟共配站做了一次全新升级,货架换成了统一的式样,看起来更规范。前不久,龙元村有了村级快递服务网点,真正实现了快递到村。

随着快递服务网络不断下沉,优质农产品走出大山助农增收的同时,也为乡村振兴注入了活力。

阿普生说,只要看包裹量的变化,就能知道独龙族的生活越过越红火。6年前,他第一次将快递送进独龙江时,平均一个月不到一两票,但现在,从他的菜鸟共配站发往独龙江的包裹,最多时,一天就有两百多票。

进村的快递包裹越来越丰富,从早年的鞋服日用品,到大件沙发、家具、家用电器,生产用的割草机、太阳能电池、摩托车配件等物品,应有尽有。他曾为一个独龙族年轻人配送过一架电钢琴,引起过不小的轰动。阿普生知道那户人家,他们种了50多亩草果,“收入大几万呢。”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独龙族老人用孩子在淘宝网上买的棉线织布,做成毯子和围巾

龙志强新种的羊肚菌也有了7000元钱的收成,他买了一双AJ鞋,当成给自己的犒劳。他曾在昆明上学,学会了打篮球,他的偶像是乔丹,梦想穿上AJ上球场。

这里被称为“中国西南最后的秘境”。

高黎贡山与担当力卡山并肩耸立,独龙江奔腾向南,全国仅约7000人的独龙族,有4000多人聚居在这片峡谷之中。

这里曾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。

苦难、封闭,裹挟于这个古老民族。2014年4月10日,一条长6.68公里的云南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贯通,独龙族人得以摆脱大雪封山和与世隔绝,加速拥抱起现代文明。2018年,独龙族宣告“整族脱贫”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这一切来之不易。

随着交通、互联网、产业等在此交互作用,独龙族人曾经“一起种地、一起打猎”的社会分工快速发生变化,电商也成为潮流。

如今,想在这里拥有小康生活并不难:如果按照去年的收购价,借助现有的快递物流体系,仅种植10亩草果的收成就能达到万元以上。

而在这背后,高黎贡山隧道打通、种草果和快递进村,三者缺一不可。

药材商人消失了

龙王祥曾是茹毛饮血、刀口上过日子的人。

“我们遇到一头熊,站起来比我高出半个身子。”他说。

当时的3个同伴,都是村里极有经验的猎手,深知这种遭遇战千载难逢,且绝对不容失手。龙王祥悄悄地将一支黑色的竹箭搭在弩弓上,那是提前浸过草乌的毒箭,只要命中猎物,一个小时就能毙命。

几乎在弩弓击发的瞬间,8条猎狗同时朝猎物冲了出去,几个猎手则是调头往山下跑,飞奔着离开这片丛林。黑熊中毒后非常狂躁,会对视野内的人发起攻击,“我们不能留在那里,猎狗知道怎么跟着它。”

那天晚上,他们将战利品带回了村。按照以往的习惯,龙王祥会将熊的头骨挂在火塘上方的房梁上,谁家房梁上的头骨多,就证明这家的猎人厉害。但这一次他没有这么做,他将熊骨烧了。

那是全村族人的最后一次狩猎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怒江

怒江流域被纳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猎手们不得不结束茹毛饮血的日子。弩弓和毒箭被收起来,门框上的兽头也被陆续烧掉。乡里的工作人员叮嘱他们,熊是一级保护动物,如果遇上,不能再打了。

追逐猎物,是独龙族猎手与生俱来的天赋,也是生计所在。龙王祥想不通,一代又一代的族人口口相传,猎物是山林的馈赠,怎么突然就不能打了?

早年,县城的药材商人隔一段时间会进山收购,熊掌、麝香都是他们喜欢的宝贝,还有山上的野生药材“重楼、黄精、贝母”,基本构成了独龙族人的全部收入来源。但这一切都成了历史,药材商人也逐渐消失了。

龙王祥有两个儿子,老大龙建生和老二龙志强,一家人住在龙元村,一个距离独龙江乡政府30公里处的小村子,紧挨着汹涌的独龙江。全村29户人家,生活着100多个族人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龙王祥(中)和两个儿子在木屋里

“都是低保户,一般只能吃包谷饭和野菜,大米饭一个月吃一次。”龙志强回忆。

出山的路,太难走咯

命运的转变,从贡山县“老县长”高德荣将办公室搬到独龙江后开始。

他打算试种草果——一种适宜独龙江乡自然环境,且经济价值高、无需开荒的经济作物。不过,当高德荣的第一片草果在独龙江种下时,几乎没人看好。村民宁愿种苞谷和麦子,因为能吃饱肚子。

当高德荣挨家挨户动员到龙元村时,龙王祥同样心里没底。倒是两个儿子兴致很高,他们跟着高德荣去了示范基地学本领,回来时,还领到了免费的草果苗,当年就在自家木楞房背后的陡峭山坡上种了六七亩草果。“或许能成功。”龙志强说。

那一年,草果给龙家兄弟俩带去了三千多块钱的收入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龙家兄弟的草果地

不过,草果的收购价波动频繁。独龙江身居深山,县城的商人不愿进山,进山的商人则极力压价,族人没有太多的话语权。并且,一旦新收获的草果错过了这一次收购,下一次就不知要等到何时。所以只要有人来收,即使价格高低变动一些,村民们也只能将就。

期间,一个年轻人不信邪,从怒江州府来到独龙江乡,开出了当地第一家网店,专门销售一些当地的土特产:草果、土蜂蜜、野生菌子、独龙毯……

但是因为不通物流,没有快递网点,货物需要先找车捎带到80公里外的贡山县城再发货。出山的车并不容易找到,有时候一连好几天都没人出去。即便有车出去,路上也要花上七八个小时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曾经进贡山县的道路

“出山的路,太难走咯!”龙志强说。

高黎贡山每年从10月底开始便会大雪封山,直到来年5月才能迎来通行的条件。一年中,山脉那一侧的独龙江有半年时间几乎处在和外界完全隔离的状态。

开网店的年轻人最终搬回了怒江州府,在那里,他能够接上现代化的物流体系。

但独龙江的6个村庄、约7000个族人地里的农产品,如何才能顺利出山?

阿普生的快递生活

高黎贡山上那条长达6.68公里隧道的打通,让国家邮政局在同年启动的“快递下乡”工程,得以顺畅地触达独龙江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

阿普生成了进出独龙江最频繁的人。他是菜鸟乡村共配点在贡山县的负责人,他将快递网点开到了独龙江乡上。

“理论上说,现在全年365天都能顺畅地进出独龙江,一天内来回。在以前,这很难想象。”阿普生回忆,此前他开着面包车经过高黎贡山海拔3000多米的垭口,十几米厚的积雪堆积成了一堵雪墙,疏通道路的工程机械只能从积雪底下挖出一个雪洞供车子通行,“不敢踩油门,怕动静大了,雪就塌下来给你埋咯。”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独龙江乡上的快递网点

阿普生的快递车不仅送包裹,还兼具带货的功能。车进山时都要装上几箱酒,有时候还会帮乡里的菜市场捎带一些米面粮油。

“我想为人民服务。”他说,这是他从事快递这一行的初心。

放眼整个怒江州,贡山县的快递是最难做的:人口少,货量小,没有硬化公路,紧贴怒江的300多公路都是山路,遇到对头车,都要找位置挪车。

刚做快递时,几乎每个月都处于亏损状态:一个月最低赔四万多,最多的时候赔了七万多,有些乡镇一个月只有五六票业务。一件快递从昆明分拨中心送到用户手里,最快要6天,如果遇上自然灾害,更是遥遥无期。

他曾在半路上遇到泥石流,亲眼目睹面前的几辆车被卷入怒江。侥幸逃生的阿普生在路上被堵了7天,车开不出去,车上的500票快递只能背过去,“脚都陷进去了,山上还不断有泥石流往下冲,肯定害怕呀,但更害怕延误被罚款,必须背过去了。”

物流的通畅,让独龙江的草果再也不用坐等收购商,阿普生的快递车每天都能将新采下的草果快速运往县城的加工厂。在贡山县城,菜鸟还为上行物流中心引入了天猫、淘特等阿里巴巴电商渠道,不但解决了农产品“产、运”问题,还解决了销售问题,形成了“产运销”一体的供应链体系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贡山县菜鸟乡村共配站点

农产品卖得出去,提升了农户种植信心。去年,龙志强家的草果种植地扩展到了20多亩,一年收成将近5000斤,收入两万多元。加上种植羊肚菌和重楼等药材,一家人的年收入将近5万元。

整个独龙江草果种植面积逐渐超过了7万亩,更多特色农产品,重楼、黄精、蜂蜜、羊肚菌等,通过菜鸟的上行物流,实现了从田间地头直达城市消费者的餐桌。

2018年,独龙江乡实现了整族脱贫。

更好的日子

2020年5月,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,“支持电商、快递进农村,拓展农村消费”。2021年,“中央一号文件”再一次聚焦三农,在全面促进农村消费中再次提及农村物流的重要性。

今年3月,阿普生在县城的菜鸟共配站做了一次全新升级,货架换成了统一的式样,看起来更规范。前不久,龙元村有了村级快递服务网点,真正实现了快递到村。

随着快递服务网络不断下沉,优质农产品走出大山助农增收的同时,也为乡村振兴注入了活力。

阿普生说,只要看包裹量的变化,就能知道独龙族的生活越过越红火。6年前,他第一次将快递送进独龙江时,平均一个月不到一两票,但现在,从他的菜鸟共配站发往独龙江的包裹,最多时,一天就有两百多票。

进村的快递包裹越来越丰富,从早年的鞋服日用品,到大件沙发、家具、家用电器,生产用的割草机、太阳能电池、摩托车配件等物品,应有尽有。他曾为一个独龙族年轻人配送过一架电钢琴,引起过不小的轰动。阿普生知道那户人家,他们种了50多亩草果,“收入大几万呢。”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独龙族老人用孩子在淘宝网上买的棉线织布,做成毯子和围巾

龙志强新种的羊肚菌也有了7000元钱的收成,他买了一双AJ鞋,当成给自己的犒劳。他曾在昆明上学,学会了打篮球,他的偶像是乔丹,梦想穿上AJ上球场。

他现在住的是政府免费盖的新房子,新农村还配上了小卖部、澡堂、公共卫生间和篮球场。他觉得,穿着AJ鞋在这块球场上奔跑,自己就充满了自信。

国家邮政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中国每天的快件量达3亿件,其中,每天有1亿件包裹到达农村。

7月29日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加快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的意见》,其中提到不仅要在西部农村地区扩大“快递进村”覆盖范围,更要为农产品上行提供专业化供应链寄递服务,重点支持脱贫地区乡村特色产业发展壮大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龙志强种植的重楼

有一次,龙志强问父亲,火塘边的那把弩弓还能打熊吗?

他本以为,他会从这位老猎手身上看到失落。没想到父亲却骂他没出息,“打熊只能饿肚子。”父亲进一步说,家里的20亩草果还不够,种50亩才有出息,“20亩最多算打到一只盘羊,50亩算一头熊。”

龙志强说,独龙族都相信,更好的日子正在来临。

他现在住的是政府免费盖的新房子,新农村还配上了小卖部、澡堂、公共卫生间和篮球场。他觉得,穿着AJ鞋在这块球场上奔跑,自己就充满了自信。

国家邮政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中国每天的快件量达3亿件,其中,每天有1亿件包裹到达农村。

7月29日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加快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的意见》,其中提到不仅要在西部农村地区扩大“快递进村”覆盖范围,更要为农产品上行提供专业化供应链寄递服务,重点支持脱贫地区乡村特色产业发展壮大。

中国最隐秘的民族:告别狩猎,靠电商爆卖丛林宝贝

龙志强种植的重楼

有一次,龙志强问父亲,火塘边的那把弩弓还能打熊吗?

他本以为,他会从这位老猎手身上看到失落。没想到父亲却骂他没出息,“打熊只能饿肚子。”父亲进一步说,家里的20亩草果还不够,种50亩才有出息,“20亩最多算打到一只盘羊,50亩算一头熊。”

龙志强说,独龙族都相信,更好的日子正在来临。

以上内容由淘宝代运营公司整理提供


地址:杭州市拱墅区智慧信息产业园F座5层
电话:18257175696
邮箱:1103119110@qq.com
关注我们
浙ICP备16027928号-9